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陆&国芳's blog

夕阳无限好··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难忘的一群上海人 (作者 周国芳)  

2009-07-14 22:25:2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这个标题是“东北的雪”天津知青陈立正一篇日志的题目,他记载了他所认识的一群上海知青在兵团的生活经历,特别提到了老八连的上海人。5月份陈立正出差路经上海,由于时间仓促,仅与当年八连的部份知青见了面。八连在52团虽然历史很短,仅仅不到两年时间,但当我们回忆起那段艰苦的岁月和战友间纯朴的友情时,仍叫人难以忘怀。 

       这次是八连老知青余进来电话,说喜来英从青岛回上海,想和八连的战友聚聚。于是我把那本“远去的旭光”书找来,挨个寻找昔日的战友,大家听说快四十年未曾见面的战友聚会,既激动又兴奋,迫切之情可想而知,大家如约而至,相拥握手,有说不完的话,叙不完的情。

难忘的一群上海人(周国芳) - zhouguofang269 - 老陆国芳s blog

左起:周国芳 朱明 金铁珍 余进 周银凤 喜来英 施玉妹 沈思军 刘益兰 洪韦珊 鲍养珠 伍慧萍 

 

 

难忘的一群上海人(周国芳) - zhouguofang269 - 老陆国芳s blog

八连解散后分到采石连的五位战友

左起:朱明 喜来英 刘益兰 洪韦珊 沈思军

 

        回忆那年我们还是一群十五六岁的女孩子,带着一颗单纯的心像春游一样来到八连。先来的老知青把宿舍让给我们,他(她)们却住在潮湿的帐篷里。我们不知道“炕”是何物,没看见菜蔬和牲畜,眼前只见一片水汪汪的农田。5月份的北疆,初春乍寒,姑娘们也不顾生理假期,光着脚丫往冰凉的水里跳,在那还结着冰碴的地里播种,那钻心刺骨的滋味一辈子都忘不了。都说八连的女知青会喝白酒,这哪是会喝酒啊,为了去寒,分明是把又涩又辣的苦水往肚里倒。到了秋天,颗粒无收,我们的辛苦付之东流。接着就是冒雨收割麦子,麦芒扎得手臂一片红点,疼得个个呲牙咧嘴。傍晚回来,走过塔地,一脚深一脚浅,头上一群群“小咬”往头发里钻,我们只能脱下衣服包住脑袋往前走,感觉就像红军过草地一样。 

       来到北大荒的第一个冬天,我们又参加了更为艰巨的“查哈阳兴修水利战役”。记得陈立正带着战备排,伍慧萍带着两个女班。起早贪黑,滚打摸爬在冰天雪地里,汗水在棉衣上结了一层白花花的霜。吃的是馒头就咸菜,喝的是刨开冰小沟里淌的水,晚上睡在铺着干草的泥地上;累乏了的我们,扛着铁锹走在回去的路上都能睡着,直至碰到排在前面战友身上才惊醒。天黑了回到宿舍,忙着去打热水,但锅炉的热水有限,每人只能灌一个暖水袋,不仅要晚上洗涮,还要留出早上刷牙洗脸水;晚上起夜是大家最害怕的事了,外面寒风凛冽,黑咕隆咚,时而传来“汪汪”的狗叫声,把我们吓得往回跑,于是只能拿着脸盆当便盆。那年月生存才是首先的。水利修完,接着就是拉练,直到走得脚上起泡才回到连队。八连让我们懂得了什么叫艰苦。

难忘的一群上海人(周国芳) - zhouguofang269 - 老陆国芳s blog

当年 八连上海女战友与参谋长的合影

 前排左起:刘益兰 喜来英 沈思军 吴碧君 参谋长 徐美珍 付彩萍 陈桂荣 余进

后排左起:杜立华 金铁珍 徐玉珍 朱明 施玉妹 蔡招娣 周银凤 肖玉亭(天津)洪韦珊 周国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鲍养珠 伍慧萍

 

       回忆的闸门一打开,就像洪水滚滚而来,再也无法刹住,一件件一桩桩清晰地呈现在眼前。还是我们的大姐伍慧萍建议,让大家说说离开八连后各自的情况吧。

       当年的喜来英,是个人见人爱的甜姑娘,大家唤她“喜儿”,如今已成了奶奶级的人物了。听她说才知道,八连解散后她分到采石连,后又调到马连,与当地一位兽医青年结了婚,生了两个儿子,知青大返城时,她留在了北大荒。虽然生活很艰苦,但是她一点不后悔,因为她知道她的丈夫很优秀,是金子总会发光的。果然如此,改革开放后,青岛市招聘一批养奶牛专业人才,她的丈夫被录取了,举家迁到青岛发展。两个儿子很聪明,一个在北京,一个在上海,她把在东北的公公接到青岛,为他养老。她用她的善良勤劳经营着这个温馨的小家,日子过得红红火火。

       金铁珍是第一批上海老知青,以“独苗”的政策回到了上海。用她的话说,挣钱不多,日子过得很平凡。可是上帝不偏袒人,赐给她一个优秀的儿子,儿子知道自己的家境,生活上从不和别人攀比,没有辜负含辛茹苦培养他的父母。考上重点大学后,一直拿奖学金,勤工俭学。本科毕业后,又继续深造,考上了研究生,毕业后在一家外企工作。大家说这难道不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吗? 

       余进给我们讲了她离开八连到五连后的一段小插曲。77年恢复高考后,余进拼命复习功课,想实现梦寐以求的理想。高考回来后,她感觉不错,政治还考了全团第一。但是录取通知迟迟不来,在教育科一位干事那里才知道,原来录取学校到团里来调余进的档案,可是没有找到档案,人家就走了,为此,她不知流了多少泪。坐在旁边的伍慧萍证实了这件事,她说八连有好多人的档案被一场大火烧了,回到上海后,余进单位组织科的同志,特地找到当年余进的入党介绍人伍慧萍了解情况,才没有抹煞掉余进用青春换来的那段不平凡的经历。在那个年代,这薄薄几张纸,就可以断送一个人的前程,改变一个人的命运。好在余进没有妥协,在上海自学成才,在领导岗位上干到退休。 

       大家都羡慕沈思军在兵团入党上大学,回来有一个好前程。其实在兵团那些年,她一直在艰苦的环境里工作,从八连到采石连,又到六连,都是在一线基层干活。好强的性格让她那瘦小的身体承受着最繁重的体力劳动,直到现在,腰伤还常常困扰她。是她的努力换来今天的成功。 

       鲍养珠,周银凤,施玉妹,刘益兰,……我们一起从学校到兵团,分在八连。一起闹过,一起笑过,一起想家哭过,虽然我们没有读过多少书,失去了很多,但是我们在八连得到了锻炼,培养了吃苦耐劳,任劳任怨的精神和善良质朴的品质。爱父母,爱丈夫,爱子女,爱自己辛苦经营的家。看着一张张对生活充满热爱的笑脸,我感到幸福真的很简单,知足就够了。

       轮到总结发言当然是我们的领导伍慧萍大姐了。她到我们八连当领导,和大家亲密无间,在我的印象中,她从未大声呵斥过她的战士,我们也从不称她官衔,直呼其大名,可见她和我们之间的亲密程度。在查哈阳那段艰苦的日子里,她和我们同吃同住同劳动,生活上无微不至地关怀我们。记得有一次我们在小米粥里发现了一只死耗子,一向温和的她,顿时和参谋长理论起来,为此还挨了参谋长一顿训斥。可是大家把她当作好领导,更把她当作我们的知心姐姐。

       八连最难忘的就是我们的班长杜立华了。她高高瘦瘦,穿着一身宽大的军装,裤腿总是卷得老高。性格直爽泼辣,干脆利落。干起活来,风风火火,像机器人一样,干不死,累不跨。八连解散后,谁也没有她的消息,这次聚会时,才知道个中原因。原来八连解散后她就到供销社当付指,她父母是南下干部,年老有病,于是把她调到江西。离开前,领导找她谈话,叫她必须承诺离开兵团后,不准与任何人有联系,以免造成不好影响。在那泯灭人性的年代,她做到了。以后传出她已经离开人世,但是谁也没有确凿证据,我们也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。于是我和余进约好,用时间去作一次确切考证。如果有这方面消息的战友,也希望给予提供和帮助。

难忘的一群上海人(周国芳) - zhouguofang269 - 老陆国芳s blog 

当年八连一排三班上海女战友

左起:班长杜立华 付班长金铁珍   战士周国芳  沈思军

 

       聚会时间短暂,战友情谊长存。在我们记忆的长河里,不会忘记这段共同的经历,更不会忘记这群共患难的上海人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写于2009年7月14日夜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0)| 评论(3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