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陆&国芳's blog

夕阳无限好··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七连的自建公助房  

2009-01-07 20:35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作者    陆青原

老百姓住房难的问题,全国人民都知道,这是个由来已久的沉疴。七十年代末期,大批知青开始返城,住房难更变得雪上加霜。大部份人都到了“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”的年龄。但是横在面前的障碍莫过于找间婚房了。很多知青回到城里后,因为没有房子而迟迟不能成婚,很多家庭因为住房问题,闹出了许多矛盾。为了一间住房兄弟反目成仇的传闻也时有爆出。那时青年人搞对象谈恋爱的先决条件,就看男方有没有房子,否则免谈。房子啊,房子,延续到21世纪的今天,依然是很多人心中的痛……

当年在广阔天地里,战天斗地的知青单身汉们,只要有个档风遮雨的地儿,能放得下铺盖卷,那就是家了。宿舍住不下就住仓库,再不行就住猪舍,甚至 “地窨子”里也安家。住房之困难,虽然对于当时的大多知青来讲还没有切肤之痛,但我也耳闻目睹了当地家属住房的种种难堪之事。难堪事之一:男女老少,甚至祖宗三代睡在一铺炕上;难堪事之二:兄弟两家住南北炕。夜里,两炕之中拉条布单隔为两家,文明隐私毫无可言;难堪事之三:不少大龄知青结婚成家后,因为连里没有房子,只能各住各的宿舍,属于每天能见面的“两地分居”。

后期,连里也盖过些住房,然后按困难条件分给部份职工。但实在是粥少僧多,一时也改变不了困难的局面。而且随着各地大龄青年结婚的越来越多,住房问题更加日益突出,这成了一个棘手的难题。

当时七连有几个老职工为了改善自己的住房,主动提出来由连队提供一块房基地,他们自己出钱出力来盖房子。这种“自建公助”盖房的设想在当时无疑是一个改革的创举,经过连队领导的多次请示研究,最终由连队的周会计、机务排的董玉书、齐齐哈尔老知青张玉生三人组合的建房方案,获得了批准。连队在家属区南面的空地上,丈量出一块地来给他们盖房。

盖房,对于势单力薄的个人来说是一件超乎想象的难事。那时我在连直班,与周会计接触较多,目睹了他盖房的种种艰辛。私人盖房,不能像公家那样,大手大脚的不计工本。一切都要精打细算。哪儿算计不周,哪儿就要多花费开销。盖房的主要建材红砖,黄沙水泥他们都不用的,因为成本太高。他们动手挖草筏子块替代红砖来垒墙,既省钱据说还冬暖夏凉。

周会计那时的家还在二连。每天一早,他就从二连赶来。在宅基地南面的荒草甸子里,双手握着桶锹把,一只脚用力地蹬在桶锹的肩上,一锹一锹费力地挖着土筏子。一块土筏子大约有三十来公分长,二十来公分宽和高,体积相当于五六块红砖。土筏子块里全是纵横交错的野草根,就靠着这些网络一样的草根把泥土粘合在一起。他一早上挖好几十块后,再把一块块湿漉漉的草筏子搬到干地上垒起来。让它风吹太阳晒,要等它干透后才能垒墙盖房。到了上班时间,周会计才回到连部办公室。下班后又回到他的工地,继续挖他的土筏子。直干到天黑再回二连。就这样日复一日地,三个盖房人光土筏子就挖了一个多月。宅基地前的空地上堆满了一排排垒得齐胸高的筏子。 那时我听周会计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“累死了!”,那张平常总是见人三份笑的脸上也布满了倦容。

夏末初秋时分,他们动工盖房了。在用白灰画好的地面上开始砌墙。说是砌墙实际上就是将土筏子一块一块地垒起来。地基的四角各插上一根杆子,两根杆子间拉根细麻绳,按线找水平;再用一根细绳绑块砖头从木杆的顶端吊下来当垂线。参照这两根线,土筏子墙垒得横平竖直。逢门竖门框,遇窗安窗框。在三个人起早贪黑地忙碌下,土坯房的框架日渐成形。一个晴好的秋日,上大梁了,不少人都去帮忙。这是盖房过程中重要的一环。记得在南方乡下看农民上梁的时候,事先都要放炮仗,等房梁架上去后,还要向房前的人群抛馒头和“定胜糕”,为的是图个吉利。这边好像不讲究,至多就是发发香烟,道个谢。上完大梁后,房顶上的活一道接一道的还多的是。钉椽子,铺檩木和垫板子,等到在房顶上一层压一层地苫上草后,房子才算有了个样子 。

天气越来越冷了,到了快上冻的时候,我去参观了周会计的新房子。东头是张玉生家,西头是董玉书家,周会计的屋子在中间。推进门去,看到的是个空空荡荡的灶间。门口砌了个锅台,上面安了一口铁锅。拐进右手边的门就是房间了。南面是一排玻璃窗,光线很明亮。窗下是一铺刚砌好的大炕。炕洞里正在烧着柴禾,潮湿的炕面上冒着白蒙蒙的水汽。刚抹好的墙面已经开裂了,露出一根根和在泥里的细麦秸。泥土地面上高低不平,也没好好平整,吊好的顶棚上大概也是因刚抹上了泥没干透,所以还没糊上纸,抬头看到的是黑乎乎地一片灰泥。整个屋子显得很宽敞,比起其他职工的住房,真是天壤之别。我祝贺周会计终于盖好房,住新房了。累得黑瘦黑瘦的周会计一点也没有喜形于色的神情,只是疲惫异常地说:“太累了,人受不了,以后再也不能干这种事了!”

个人盖房确实是件劳命伤财的事情。虽说是一间土坯草房,但麻雀虽小,五脏具全。从房基地的取得(连队的土地是公家的,与农民的私有宅基地有区别。所以需上级反复研究批准。),然后开始规划、设计、施工(备料、土建、装修),施工过程中需泥工、木工、电工。整个程序中一环都不能断裂。而所有这些全压在一个人的肩上,难度和劳累是可想而知的。

上世纪50年代末,上海一些大型企业在建造住宅区时,曾采用过这种自建公助的方式,其实质就是个人出钱购买公家建好的住宅房,所谓自建的人并不需要参与整个建房过程。这种形式可能就是现在的商品产权房的雏形。然而社会发展到了现在,房价竟然居高不下,老百姓买不起高价房。住房难的局势依然严峻。曾有报道说,广州等地的老百姓为了降低房价,自发组织起来通过集资的方式,向政府购买土地使用权来自己盖房子。但这种“自建公助”方式的最终结果如何,不得而知。

一段时间以来,房价猛于虎。许多贫困的百姓以及部份青年人只能望房兴叹。更有甚者,有些房地产开发商公开叫板,号称他们就是为富人盖房子,专门打造富人区。相对而言,我们职能部门的调控手段显得苍白无力。

喜闻各级地方政府已经体察到百姓住房难的疾苦,提出要建设一定数量的经济适用房,同时推行廉租房,以帮助部份住房难的百姓摆脱困境。老百姓们都纷纷翘首以盼。

忽然记起了唐朝大诗人杜甫的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。诗文展露了一个封建社会的穷苦文人,为了千万黎民百姓的住房难而忧患重重的内心世界。读来令人百感交集,浮想联翩。现将诗中最后几句摘录下来,望我们的决策者和管理者能读而深思,勤政为民!

“……

 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,风雨不动安如山!

    呜呼,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,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0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