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陆&国芳's blog

夕阳无限好··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眼不见为净PK落水为净(中篇)  

2008-11-11 20:02:2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作者    陆青原

中篇:PK在即,鹿死谁手?

上回说到骆遂靖定要与严卜鉴赌个输赢,接下来,请看两人怎个赌法。

暂且按下骆遂靖这头不表。却说那个倒霉的严卜鉴,一路垂头丧气地走着。边走边懊丧地自言自语:“真是邪了门了,我平日里慎之又慎,惟恐祸从口出,今儿个鬼使神差地跟骆秀才抬什么杠呢?他是有钱能买鬼推磨。我这会可真要输理赔夫人,惨啦。”

回到家里,他一屁股坐在凳子上闷闷不乐。夫人见他满脸愁云,两眼紧闭。不知发生何事,就连连发问。严生被逼问的急了,禁不住泪如雨下,呜咽地说:“夫人,今日酿成大错,我把你给输了!”夫人闻言大吃一惊,忙问“相公,何出此言?”严卜鉴只得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是一,二是二地告诉了夫人。没想到,夫人听完他的述说,略加思索,不但不恼反而宽慰地说:“相公只管放宽心。不是说好三天以后么?三天以后,你只管收银子好了。”严卜鉴听了夫人的话,以为她气昏了头,正欲再作解释,却见夫人忙着给他端菜烫酒,一个劲儿地催他吃完饭后,早点安息。当夜严生辗转反侧,一宿无眠。

翌日,严重失眠的严生,眼布血丝,面容憔悴。整日里昏昏沉沉地茶食不思。而那夫人就跟啥事儿也没有似的,脸上不露山不显水。忙里忙外的,一切还是外甥打灯笼--照旧。严生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,是不是自家的娘子也受不了清苦的日子,想趁此机会到骆秀才家过过绫罗绸缎,山珍海味的富裕生活。唉,只怪自己平庸无能,未能谋个一官半职,让她受苦多年。罢,罢!我这回就顺坡下驴,成全了她吧!

严生天天如坐针毡,心绪不宁。但日子就像白驹过隙,三天转眼过去了。这天一早,严生强打起精神来,寻思着怎么跟夫人说几句离别的心酸话。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,更何况她跟着我吃了多年苦,还真是过意不去。话还未曾出口,已是涕泗滂沱。却不曾料到,那夫人笑盈盈地走了过来,开口说道:“相公,今日是收银子的大喜日子,为何如此悲伤?”她也不等严生发问,就凑在他的耳边如此这般地细语一番。严生疑惑地看着她,嘴张了张也没敢再问。夫人不容分说地将他推出门外笑着说:“相公只管放心去吧,只要按我说的做,包你没事。”

再说骆秀才这几天只觉得度日如年,天天盼着太阳早早升起,催着日头快快落下。耐着性子熬到了三天后的早上。这天他起了个大早,将自己精心地梳洗打扮一番。想到今日稳操胜券,马上能把心仪已久的小娘子领回家来,顿时魂不守舍。他也顾不得用早膳了,拿起他的扇子匆匆赶往隆德清茶馆。

茶馆里人声鼎沸。骆秀才和严书生打赌之事,早已一传十,十传百。今天镇上恰如赶集一般,爱凑热闹的人们已将茶馆围得水泄不通。当骆秀才赶到时,大伙儿自动地闪开一条道。他雄赳赳地在人群夹道中大步跨进了茶馆。茶馆底层的大厅当中摆放了一张紫檀木的八仙桌,桌上放着四碟苹果桃梨等时令水果,还配有四碟花生瓜子蜜饯等茶食小点。三位长者早已在雕花太师椅上坐定。一位是人生七十古来稀的老秀才,坐北面南,当仁不让地占着首位,另二位都是六十来岁镇上有名的米商盐贩,坐在老秀才的左右两边,他们和骆家祖上都有着三姑八姨的干系。古来稀的对面摆着两张椅子,是留给骆秀才和严书生的。骆秀才满面春色,双手合抱扇子先是向着三位中人作揖致谢,再对四周的围观者点点头,算是打过招呼。然后从容入座,客套寒暄几句,只等严书生的到来。就可饮茶论输赢了。

四人围着桌子,品尝香茗,嗑嗑瓜子。静等严卜鉴的到来。都说喝茶是“头道泡,二道续,三道倒”四位杯中的茶早就续得没了味,日头也快升到中午了,可严生却迟迟不见踪影。骆遂靖心生狐疑,莫不是严卜鉴耍赖不敢来了?要是这样,我的好梦不就成了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了。骆秀才忍不住了,呼地站了起来:“不行,他不来,我们就到他家去论理!”好啊,好事之徒霎时拥和着要往外走。正在此时,只见严卜鉴从外面踉踉跄跄地走来,气喘吁吁,面如土色。嘴里喃喃地说道:“抱歉。抱歉!让前辈们久等了。”说着用手抹去了额头上汗珠。骆秀才不安的心又放到肚子里去了,嘴上却说:“不晚,来得正好。待坐下之后我们就可谈正事了。”随手拉着严卜鉴的袖子要他坐在自己的右边。严卜鉴不肯落座,哭丧着脸对着三位老者连连打躬作揖,难以启齿地说:“我家娘子知我闯了大祸了,料定已是覆水难收。只是请求列位长者和骆大秀才,屈尊到敝舍一叙,略备酒水恭请各位赏光。一来定个输赢,二来办个领人手续,大家也好有个交代。不知各位意下如何?”严卜鉴说得在理,骆遂靖也不好拒绝,再说正是午饭时刻,还能省得再掏银子请客,何乐而不为呢。于是满口答应着说:“好,恭敬不如从命,就听严兄的!”说罢就起身招呼着三位中人,跟着严卜鉴一同向严家走去。后面还尾随着几十号男女老少的。一路浩浩荡荡的好不热闹。

转眼间来到了严卜鉴的家。这是一幢三开间青砖瓦房。房子有些年头了,虽然显得陈旧,倒也收拾的干净利落。可见严卜鉴的娘子确实是个能干的女人。

严卜鉴将骆秀才和三位长者让进屋内,瞧热闹的人都被留在门外的场地上,有几个爱嚼舌头的人簇拥在门口,叽叽喳喳地向后面的人传递着屋内的一举一动。

严家堂屋里陈设简陋,客堂当中放着一张面子已经发白的八仙桌,周边摆着四条长凳。靠墙立着一架朱漆条案,上面放着香炉烛台,瓜果供品。墙上挂着孔圣人的画像,两边贴着严卜鉴书写的一对条幅。左边写着:十年寒窗博览群书万千文章烂于胸,右边是:数载考场阅遍人生功名利禄皆落空,横批是:仕途渺茫。看来这书呆子在功名场上屡试屡败后,不免有些心灰意懒了。

几个人正打量着严卜鉴的条幅,各自在心里揣摩着严卜鉴的心思。只见里屋走出个少妇,二十五六岁的模样,长得端庄秀丽,让人顿觉眼前一亮。

各位看客,欲知来人是谁?风云对决结果如何?请看下回分解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6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